「巨星中的巨星:比吉斯全記錄」勘誤

Posted by Fafner in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這篇文章,應該是寫於 2001 年 4 月 18 日,離現在剛好十五年。當時是買了 Bee Gees 最新專輯 "This Is Where I Came In" 在台灣的所謂「首批精裝限量版」,看了裡面附贈的小冊子《巨星中的巨星——比吉斯全記錄》,心中感慨萬千後,所寫下的「肚爛」文。

booklet-1-300我記得我是把這篇文章貼在台大椰林風情 BBS 站的西洋流行音樂版,後來該站日漸沒落,現在好像已經不存在了。

回憶起那個 BBS 站,也真是夠獨斷獨行的了,我本來一直用 SeedNet 的連線服務上網,在那個站也混了幾年、發表過不少篇文章,忽然間某天要上線卻發現帳號被取消了,原來是因為 SeedNet 當時允許用戶可以自行更改 E-Mail 信箱,該站管理階層認定有人會以此鑽漏洞,無限制地換帳號,於是就把 SeedNet 的用戶全部擋掉了。

我記得當年我應該寫過一篇短文,介紹 "Emotion" 這首歌(主要是因為 Destiny's Child 翻唱的版本打進排行榜),一年多前我想把舊文找出來重新整理,改貼在網誌上,卻怎麼也找不到了,只找到這一篇勘誤的舊文。不過,因為剛講完 Bee Gees 在 1970 年代末所創下的一連串排行紀錄,也洽好和這篇「勘誤」文的大部分內容有關,所以我就再偷懶一下,將這篇文章整理、貼出。


記張自忠將軍

Posted by Fafner in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離上一次寫網誌已經有一整年了。這一年來,陸續有一些關心的留言。我雖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回應,但其實心裡是萬分感謝的,謹在此向這些留言的朋友們致意,謝謝大家!

去年底,基於懷舊與好奇,我去了一趟教科書圖書館,找到一些當年學生時代所念過的課本。其中我一直想重溫的,是國中所念過的一篇課文——梁實秋的《記張自忠將軍》。以前國文老師逼得緊,我們幾乎把全篇課文含注釋、題解、作者,全都背得滾瓜爛熟;但隨著年紀增長,當年的記憶也漸漸模糊,幾年前曾經上網搜尋,這篇文章並不難找,不過多是對岸網友所分享,且全是梁實秋整篇文章的「完整版」,再也找不到我們當年讀書時念過的,經過小部分刪節的「教科書版」。

自奉儉樸.訥澀寡言笑

當年的這一課,是安排在國民中學國文課本第二冊第十六課,從第七○頁到第七五頁。

我最喜歡梁實秋先生在這篇文章的最後一段,可說是對張自忠將軍為人的評語:「自奉儉樸的人方能成大事,訥澀寡言笑的人方能立大功。」

每當我看到那些愛賣弄嘴皮子,滿口自誇自擂、油腔滑調的幼稚之徒;或是假借著品味、時尚,卻只是以奢華、高貴,來掩飾自己內在膚淺的無知之輩,我都會想起這兩句話。

中文字本應是直排,但因應數位化的潮流,相容性較高的橫排已成了主流。當年的課文當然是直排,故在網誌上無法完整還原。另外,注釋用的國字圈圈數字,也沒辦超過十,因此只能以圈圈阿拉伯數字代替。其餘的,我儘量排版成和當年課文一樣。


我有病

Posted by Fafner in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我有病,而且是健保署所認定的「重大傷病」。

從去年下半年以來,我陸陸續續住了三次院,加起來住院總天數超過了一個月。這可能不算什麼,但對我這個從小就很少進醫院的人來說,是一項非常新奇又有點可怕的體驗。

原本這只是我個人私事,我並不想在這裡宣告;但想到我曾做出的承諾,以及幾位可能還在等待我更新的好朋友們,我想我還是該好好地說聲「抱歉」——對不起,讓大家失望了!雖然我目前的病情尚稱穩定,不過暫時恐怕無力,也無心更新內容。

我向來不喜歡所謂的「集氣文」,所以也請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不要在下面留言。未來我會儘量找時間把積欠的稿債還清,我真心期待有這麼一天。

文章沒配圖很奇怪,貼一首歌吧!

Terry Jacks - Seasons in the Sun


全心全意愛你:Bee Gees - Love You Inside Out

Posted by Fafner in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冠軍曲 "Tragedy" 從第 1 名跌下之後,相隔不過兩週,Bee Gees 從 "Spirits Having Flown" 專輯所推出的第三首單曲 "Love You Inside Out",緊接著登上了 Billboard 百大流行榜,入榜首週高居第 37 名。

連續第 6 首 No. 1!

7 週之後的 1979 年 6 月 9 日,"Love You Inside Out" 從「迪斯可女王」(Queen of Disco)唐娜.桑默(Donna Summer)的冠軍曲 "Hot Stuff" 手中,搶得了冠軍王座;雖然隔週,"Hot Stuff" 立即將王位給奪了回去,但 "Love You Inside Out" 這難能可貴的一週冠軍,卻幫 Bee Gees 完成了許多排行紀錄上了不起的成就:

    Love You Inside Out - Single

    只是,以當時 Bee Gees 氣勢之強、人氣之旺,很難想像這首 "Love You Inside Out",竟成了 Bee Gees 在美國的最後一首冠軍單曲。

    流行天堂?

    「在灌錄 "Spirits Having Flown" 專輯時,我們同時有 4 首單曲在 Top 10,」Barry Gibb 後來在接受訪談時說。「大約整整有兩年的時間,我們置身於流行音樂的天堂裡。這其中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無論如何,你的曲子都會暢銷,而這可能是不太健康的;壞處是你無法接聽自己的電話,不能去看電影或上館子吃飯,而且會有人爬上你家圍牆。那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悲劇:Bee Gees - Tragedy

    Posted by Fafner in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1979 年年初,對 Bee Gees 而言是忙碌且收穫豐盛的。除了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合作的 "Music for UNICEF" 圓滿成功之外,葛萊美獎(Grammy Award)提名名單公布,Bee Gees 獲得六項提名:以《週末的狂熱》電影原聲帶入圍「年度最佳專輯」、「年度最佳製作人」和「年度最佳流行團體」;以單曲 "Stayin' Alive" 入圍了「年度最佳唱片」、「年度最佳歌曲」和「年度最佳人聲編排」等獎。

    一連串好事降臨

    Tragedy - Single而在 2 月 15 日頒獎典禮當天,Bee Gees 囊括了四項大獎:《週末的狂熱》入圍的三項全包,但有點可惜的,"Stayin' Alive" 入圍的「年度最佳唱片」和「年度最佳歌曲」,均敗給了 Billy Joel 的 "Just the Way You Are",只拿下「年度最佳人聲編排」一個獎項。

    此時,Bee Gees 在邁阿密租下了一座倉庫,原本只是用來放置器材,但後來 Bee Gees 買下了整棟建築,改裝成他們專屬的 Middle Ear Studio(中耳錄音室)。據說這裡原先是一家會計公司,他們主要的客戶是 KC & the Sunshine Band,故在公司結束營業之後,倉庫裡堆滿了 KC & the Sunshine Band 的退貨唱片,又由於這些唱片不能流出到市面上,Bee Gees 的相關工作人員花了兩個星期,才將這些唱片焚燬完畢。

    神釆飛揚之中的悲劇

    耗費了 Bee Gees 八個多月才錄製完成的新專輯 "Spirits Having Flown" (一般譯為《神釆飛揚》),亦在 1979 年 2 月正式上市,而搶在專輯前早一步推出的單曲,是專輯 A 面的第一首歌〈悲劇〉(Tragedy)。

    一般都把 "Tragedy" 歸類於 Disco 舞曲,但事實上,此曲和 "Stayin' Alive" 一樣,是一首快節奏的節奏藍調曲(有人說是「放克搖滾」),它並不是很適合用來跳舞。


    幸福滿溢:Bee Gees - Too Much Heaven

    Posted by Fafner in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當 1977 年 Bee Gees 從法國返抵美國後,隨即進到邁阿密的 Criteria Studios,進行《週末的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歌曲的錄製與混音。時程緊迫,Robert Stigwood 為減輕 Bee Gees 的負擔,將五首創作中的 "More Than a Woman" 和 "If I Can't Have You",交由旗下的其他藝人演唱。

    馬不停蹄的行程

    Bee Gees 在交出 "How Deep Is Your Love"、"Stayin' Alive" 和 "Night Fever" 的最終成品後,稍事休息,就趕往洛杉磯的 Cherokee Studios 與製作人喬治.馬丁(George Martin) 會合,1977 年 9 月 1 日,電影《光芒萬丈》(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原聲帶的錄音工作,就在 George Martin 的操盤之下展開。

    Too Much Heaven - single電影是在 1977 年 10 月開拍,故可知 Bee Gees 只花了一個月就把原聲帶給錄完了;這期間,他們還因《週末的狂熱》原聲帶專輯的擴編,得利用錄音的空檔時間,幫原本他們所錄下的試唱版 "More Than a Woman" 和 "If I Can't Have You" 加工,使之順利收錄進原聲帶專輯中,並且排進電影裡播出。

    《光芒萬丈》電影的拍攝工作,集中在 1977 年的最後三個月,在耶誕、新年假期結束後,又補拍了兩個星期收尾。

    成果豐碩的一年

    1978 年年初《光芒萬丈》正式殺青,Bee Gees 這才驚覺到他們去年所錄下的歌曲,此時正與電影《週末的狂熱》共同掀起了狂風巨浪,接連兩首單曲同時躋身排行榜高位,而原聲帶也登上了專輯榜的榜首。

    1978 年 3 月,Bee Gees 團隊再度會師邁阿密的 Criteria Studios,此時他們在流行樂壇的地位,已躍升至堪與 Beatles 相提並論的高度了。Robert Stigwood 偕同好友 David Frost 造訪,他們與 Bee Gees 一同慶祝過去這成果豐碩的一年。

    「那是一段非常快樂的時光,我們如同在慶祝一般。我們忽然想到,我們應該做出點回饋,」Barry Gibb 後來表示。「我們該成立某種慈善組織來回饋給孩子們。我們提議捐出一首歌曲的收益,或者是捐出一首歌——後來我們才知道這是辦不到的。你無法捐出一首歌曲的實體,但你可以捐出這首歌的全部收益,這個構想就是這麼產生的。」


    浪蕩的狂熱之夜 - The Kinky Ladies of Bourbon Street

    Posted by Fafner in ,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Bee GeesBarry Gibb)建議 Robert Stigwood,不要將電影定名為原著名 "Tribal Rites of the New Saturday Night",而該改為比較短一點的 "Night Fever" 時,Robert Stigwood 被嚇到了,他認為這個片名太「火熱」了,會被為一般人以為是部「色情片」。

    Robert Stigwood 會這麼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當時 Bee Gees 一行人正在法國埃魯維爾古堡(Château d'Hérouville)創作(或混音)專輯,而埃魯維爾古堡在當時,除了以錄音室聞名之外,還是色情電影的拍攝勝地。或許他擔心,Bee Gees 在此「荒淫」的地點創作,會被周遭環境所影響,而激發起風花雪月的香豔思維。

    古堡豔窟

    「你知道的,多年前有許多色情片在『古堡』拍攝,」Robin Gibb 說。「我們寫 "How Deep Is Your Love"、"Stayin' Alive" 等歌曲時所坐的階梯,就是那個曾經拍過六場經典的女同性愛場景的階梯。有一天我在看一部叫做 "Kinky Women of Bourbon Street" 的電影時,忽然間,『古堡』出現了,我說:『這就是「古堡」啊!』這些女孩子們有一場戲,就在前門通往錄音室的樓梯上,樓梯上還掛有人造陽具等裝飾品。我就想,『天啊,我們是在那裡寫出 "Night Fever" 的!」

    Robin Gibb 記憶中的片名,有一點小錯誤。他所說的那部色情電影,法文原名為 :"Mes nuits avec... Alice, Pénélope, Arnold, Maud et Richard",在美國地區發行時的英文片名是 "The Kinky Ladies of Bourbon Street",是一部 1976 年的法國色情片。


    Mes nuits avec... Alice, Pénélope, Arnold, Maud et Richard (1976)

    Mes Nuits Avec... Alice, Penelope, Arnold, Maude et RichardUser Rating: 6.9/10 
    Director: Didier Philippe-Gérard (as Michel Barny)
    Writer: Claude Mulot
    Cast:

    Helga Trixi... Maud Du Terry
    Dawn Cummings... Charlene Dodd (as Joan Keller) Nadja Mons... Pénélope Dupin
    Véronique Monod... Alice Lemieux
    Brendan Reed... Arnold
    Jacques Conti... Richard
    Carmelo Petix... Le maître d'hôtel
    Jacques Insermini... Un éboueur
    Jack Gatteau... Un éboueur
    Kim... Un éboueur
    Jacques Mouret... Un éboueur
    Richard Allan... Le client de la chambre 23 (as Richard Lemieuvre)
    Jean-Louis Vattier... Alain, l'éditeur de disques
    Manu Pluton... Idi Amin
    Charlie Schreiner... Edouard


    這部電影在色情電影界還小有名氣,是 1970 年代中期法式色情片的先驅者之一;此片的編劇 Claude Mulot,他之前的一部作品 "Le Sexe qui parle" (法語意為 "The Sex Who Talks";英文片名則被譯為 "Pussy Talk"),被公認是第一部打開國際市場的法國色情電影,從而造就了此類電影的「黃金時代」。


    夜之狂熱:Bee Gees - Night Fever

    Posted by Fafner in ,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Bee Gees 從《週末的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電影原聲帶所推出的第三首單曲 "Night Fever",於 1978 年 2 月 4 日進到 Billboard 單曲榜時,這部電影和其音樂所掀起的熱潮,已經是一發不可收拾了。

    不是為電影而寫的主題曲

    Bee Gees - Night Fever - Single原本,電影製片 Robert Stigwood 希望 Bee Gees 將 "Stayin' Alive" 改名為 "Saturday Night",再加上原先就已經確定曲名的 "Night Fever",如此電影的片名就能以「接力」的方式出現在歌名中——也就是說,電影將會有兩首「主題曲」。

    Bee Gees 堅持不願變動 "Stayin' Alive" 的詞意和曲名,使得 "Night Fever" 這首原先並非為電影所寫的歌曲,有點陰錯陽差地,成了這部熱門電影的唯一「主題曲」。

    說起來,這首「主題曲」是先有歌曲,才依曲名而定了片名。Barry Gibb 後來表示,當 Robert Stigwood 致電古堡尋求 Bee Gees 對電影歌曲的建議時,他回答說:「待我想想,待會回電給你。」一個小時之後,Barry Gibb 在電話中對 Robert Stigwood 說:「我想到的就三個名稱,一個是 "Stayin' Alive",一個是 "Night Fever",而我建議你千萬別把電影定名為 "Tribal Rites of the New Saturday Night"。你該取個一般人能夠記得住的片名,一個短一點的片名。我建議,或許就以 "Night Fever" 來當片名。」

    Barry Gibb 記得 Robert 反駁說:「不行,這名字(Night Fever)太過色情,太過火熱了,我們不能採用。」Barry 回答:「我不知道你為何會認為這太色情,但這是我能想到的建議。」

    妥協之下的產物

    Robin Gibb 則回憶,當時他們把為新專輯所寫好的四首歌交給 Robert Stigwood,並且告訴他,他若喜歡的話,可以把這些歌曲放進電影裡,之後他們就再也沒看過或聽過電影的相關訊息了。「直到他們來問片名的事。在我們的建議下,他們在我們其中一首歌之前加上了 "Saturday",就成了 "Saturday Night Fever"。」


    活下去:Bee Gees - Stayin' Alive

    Posted by Fafner in ,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流行音樂」是某個特定時間點裡,受多數群眾歡迎且喜愛的音樂總稱,它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更可能是某種時代的表徵——許多時候,一首轟動的流行歌曲,可以簡略地代表一個時代的樣貌,教人一聽到該首歌曲,就能夠直接與該時代產生情感上的連結,進而感染到該時代特有的氛圍。

    時代的標記

    但在流行歌曲當中,要找出一首像 Bee Gees 的 "Stayin' Alive" 這般,能將該時代的流行時尚、品味、曲風、舞步和社會現象等元素完整打包內含,並全面地與該時代畫上等號的歌曲,嚴格說來,並不容易。

    Stayin' Alive - Single當然,這個成就不光是這首歌曲的功勞,在 MTV 時代來臨之前,歌曲所能提供的意象是相當侷限的。"Stayin' Alive" 的代表性,多多少少是得力於電影的成功塑造。但無論如何,當我們回顧起一九七○年代末期的流行歷史時,很自然地,我們所能想起最合適、最貼切的背景歌曲,就是 "Stayin' Alive"。

    預告片一砲而紅

    當 "How Deep Is Your Love" 還在美國 Billboard 排行榜上力爭上游時,RSO 推出了《週末的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 這部電影的第二首單曲 "Stayin' Alive",這麼密集的發片,是為了配合電影的上映。

    《週末的狂熱》是在 1977 年的 12 月中旬上映,就在上映的前一個星期,一段 30 秒左右的電影預告片在全美戲院播出,那是以男主角約翰.屈伏塔(John Travolta)踩著節奏、昂首漫步於紐約街頭的畫面為開場,並穿插有許多迪斯可熱舞場面的宣傳短片。短片中所採用的配樂,即為 "Stayin' Alive" 這首歌。


    Selle v. Gibb - How Deep Is Your Love 的「抄襲」官司

    Posted by Fafner in , ,

    本篇文章:

    quill mark

    事情是這樣的。

    Ronald Selle 是一位伊利諾州的古董商,他接受過正統的音樂教育,擁有音樂教育的碩士學位,而在閒暇時也愛玩玩音樂,可說是一名業餘的音樂家。

    Ron Selle1975 年的某天,當他早上刮著鬍子的時候,突然之間靈光一閃,有個旋律浮現在他的腦海裡,於是他將腦中的旋律譜寫成曲,填上歌詞後,定名為 "Let It End"。之後他花了六塊美元為此曲申請了著作權,並用自家簡陋的小錄音室錄成了試聽帶,把它寄給了十四家唱片公司和音樂出版商,尋求出版的機會。

    但這十四家公司,有十一家將錄音帶給退了回來,而另三家更是如同石沉大海般地,一點消息也沒有。

    準備對簿公堂

    1978 年,當他從收音機裡聽到 Bee Gees 紅遍全球的抒情曲 "How Deep Is Your Love" 之後,他非常憤怒,他認為 Bee Gees 的這首歌曲,明顯就是抄襲自他的 "Let It End",於是他開始找律師,準備向 Bee Gees 討回個公道。

    Ronald Selle 的委託律師在 1980 年找上了 Bee GeesBee Gees 的律師則建議三兄弟,花個幾萬塊錢打發他走就好了。這種「花錢消災」的處理方式,是當時業界的固定處理模式,藝人們是公眾人物,形象對他們而言非常重要,沒有必要為了這種指控,花上數百萬的訴訟費,冒著形象受損的風險,虛擲幾個月甚至是好幾年的時間來打官司。

    但 Ronald Selle 並不那麼好打發,他開出了一個六位數的合解價碼,這下子 Bee Gees 火了,認為這擺明是在敲竹槓,Bee Gees 的律師向對方撂下話:「那大家就法庭見吧!」